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病毒肺炎(Covid-19),確診病例超過215萬,15萬人死亡,重災區的美國、意大利、西班牙等確診人數己由高峰緩和下滑,大量痊癒患者的抗體進行測試,華裔醫師施祐鈞在研究新冠病毒治療的專業文章中提出了只有疫苗開發成功,新冠病毒肺炎才是真正解除警報之時,群體免疫需要70%接觸病毒才產生效果。

紐約最大急診醫療網CityMD共同創辦人,紐約仁德醫療集團(Rendr Care)醫療長施祐鈞醫師(Dr. David Shih)指出,目前,有很多關於重新開放國家的討論。許多人勾勒的目標是對抗體進行測試,以查看誰被感染而且已擁有抗體。 血清測試可在你的體內尋找IgM(免疫球蛋白M)和IgG(免疫球蛋白 G)抗體。如果你體內有IgG,表示你曾暴露在新冠病毒下,並已經產生抗體。然而,就是這樣子嗎?

為了使我們國家回復到冠狀病毒感染前的生活,我們需要先治癒病毒或具有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的能力。群體免疫是指群體中有足夠的人對這種疾病具有免疫力,從而降低了病毒的蔓延,使沒有免疫力的人也得到了保護。
施祐鈞醫師強調,只有兩種方法可以產生群體免疫:一是接種疫苗,二是有足夠的人接觸病毒並產生抗體。在還沒有找到治療病毒的方法之前,讓我們來看看這是什麼意思。

1-疫苗開發:

通常,疫苗開發需要10年以上的時間,並經歷幾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探究和臨床前階段,包括實驗室以及動物研究。 探究期通常需要2-4年,臨床前試驗通常1-2年。當臨床人體試驗準備好的時候,即開始第一階段試驗。
初期試驗通常是對20-80例患者做小型非盲試驗(non-blinded test)進行安全性測試,查看是否有確定的效果。如果結果令人滿意,則即開始第二階段。
第二期試驗,數百人參與,以隨機、良好控制方式檢查其安全性、傳遞方法、劑量、效果和免疫時間表。如果這看起來很有希望,則展開下一階段。
第三階段包括成千上萬的人參與,以隨機分配分組,進行雙盲試驗(double blinded trails),檢查疫苗的有效性,看是否產生了適當水平的抗體?疫苗是否可以預防疾病?以及是否可以防止病原體(病菌)感染?一旦第三階段完成,則疫苗就可以進行大量生產了。但疫苗公司通常會進行第四階段試驗,以確定生產的疫苗更安全,更好。

施祐鈞醫師說,目前,只有Moderna這家生物科技公司直接進入第一階段試驗。其他像Novavax公司將在5月開始第一階段試驗,而嬌生(Johnson& Johnson)稍遲至9月才將進入臨床試驗。通常開發、生產安全有效疫苗需要10年時間,以上這些公司的可能性如何?

有些疫苗容易製造。當H1N1(豬流感)首次發生時,其疫苗只花4-6個月時間就完成開發、生產,因為流感疫苗的開發很普遍,唯一需要改變的是獲得正確的毒株(strain),然而,也有其他疫苗很難或不可能開發的。過去30多年來,我們尚無有效的丙型肝炎(Hepatitis C,譯註:常簡稱C肝,是一種由C型肝炎病毒引起的體液傳染性疾病)或HIV疫苗。那麼新型冠狀病毒將會是哪種情況?
由於我們之前從未開發過冠狀病毒疫苗,因此我們對生產新冠疫苗所需的時間必須實際一點。如果我們必須等待18-24個月以上,這意味什麼?太樂觀了嗎?
美國群體免疫產生抗體條件不足

2-群體免疫與抗體:

沒有接種疫苗,如果有足夠大量的人口暴露於病毒下,並且冠狀病毒疫苗產生免疫力,這樣便可達致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有人估計,像麻疹這種接觸傳染性疾病(高度感染性,R0=10-18)需要92%的群體免疫。傳染性較小的新冠病毒(RO=3),有人估計需70-75%群體免疫。這是英國最初考慮的策略,讓每個人暴露於病毒並被感染,以期快速出現群體免疫。但當死亡人數開始上升時,情況即迅速改變。

許多人可能覺得去年12月或今年1月就已出現新型冠狀病毒,只是我們並不查覺而已。因此,現在急於進行抗體測試,以獲得確認,俾便每個人可以恢復工作。
施祐鈞醫師指出,倫敦帝國學院(London Imperial College)最近發表了3月30日的一份報告,估計歐洲感染病毒的總人數。 根據他們的研究模型,到目前為止,估計只有2-11%的歐洲人感染病毒,各國比例有所不同。這是美國和英國政府所使用的主要模型之一。 他們並沒有估計美國的感染率,但應與歐洲感染率相距不遠。我猜測美國比歐洲高5%,而紐約感染比例則可能達到15-20%。如果猜測沒錯,那這意味著美國大多數人還沒有暴露在病毒下,換言之,還沒有群體免疫。準此,如果貿然開放國家(經濟等)可能會導致第二波感染,使更多的人生病和死亡。

一項來自中國的研究說,多達1/3的新型冠狀病毒患者沒有產生足夠的抗體,他們可能有再次感染的危險。儘管有越來越多的報告指稱有些人遭二度感染病毒,但美國的醫學專家尚未證實這種情況正在發生中。然而,在生病或接種疫苗後,失去免疫力,缺乏足夠的抗體是有可能的,而且普遍。體內有陽球蛋白G(IgG)抗體,表示你曾接觸過新冠病毒,但這不保證你可豁免再度感染,也不表示可以終生免疫。無論如何,我們需要儘快進行血清檢查(serological test)。」
施祐鈞醫師強調,如果需要70%以上的人感染病毒來達成群體免疫,那麼,我們將需要2億以上的美國人長期發展免疫力,全球甚至需要更多的人。如果沒有治癒的方法,我們可有哪些途徑獲得群體免疫?

沒有真正的群體免疫,若輕率地開放國家及放鬆社交距離規定,則病毒將會繼續蔓延,殺害生命。而且因為有無症狀帶菌者,除非我們對所有人進行測試並完全隔離被感染者,否則很難查出病毒。沒有測試每一個人的過程,也沒有孤立所有陽性患者的策略,除非可以其他方式達致群體免疫,否則該病毒不會燃燒掉!而這個代價將會多大?